心理百科

广告

男生口述:大学同居生活 踩着钢丝跳舞

2011-10-25 14:33:06 本文行家:兔儿宝

同居对不谙就里的我们来说,既是一个巨大的诱惑,又是一个无底的深渊,咱们如果没有那个金刚钻的话,就绝对不要去揽那种瓷器活儿。

 经过这样一番折腾之后,男孩晓阳才终于明白过来:大学同居生活就像是一条高空的钢索,要想走好,必须要有极好的平衡性。然而对于大部分大学生而言,似乎并不具备这样一种“平衡”的心理素质。

  我和女朋友梅子的确同居过,但是现在你也知道我们两个已经回归到正常的恋爱状态了,就像大家一样。如果平时能挤出时间来在一起的话那就最好了,如果实在不能的话,那也没有关系,只要我们的心里装着对方,做个周末情人又何妨?人说小别三日,犹胜新婚,像我们这样,有时候一别就是五日,不是更如胶似漆,激情如火吗?

大学生同居大学生同居

  说起同居这个话题,不得不扯出阿泰来。

  阿泰是我的铁杆哥们儿,我们两个人之间坚固的友谊自不待说。他和“大嫂”两个人待我一直如亲生兄弟,这我是很清楚的,所以我们之间的关系从来都是那样的融洽。

  阿泰有一句经常挂在嘴边的话,那就是:兄弟如手足,女人如衣服!这话我可不敢跟“大嫂”说,否则的话岂不是要破坏别人之间的感情吗?不过我觉得把兄弟比作手心,爱人比作手背比较恰当,手心手背都是肉,何必非要分出个轻重呢!

  我说的“大嫂”是阿泰的女朋友,之所以这样称呼她,是因为阿泰老叫我小弟的缘故。阿泰叫我小弟,我也只好认了,谁叫我生不如人,天生就比别人的年龄小呢!当然只有做后生的份儿了。

  因为和阿泰走得近,所以关于阿泰的事情我是再清楚不过了。

  熟识阿泰的人都知道,他的行为处世一直都是比较先锋前卫的。

  譬如说他作为一个男生,不仅钻了耳孔,还在上面吊起了笨重的状如飞机的坠子,脖子上挂着大十字架,也不知道是铜的还是银的,有时候我看他全身的装备这么复杂,真替他感到累呀!你看,就连牛仔裤都不好好穿,到处都是洞眼,不知情理的人还以为他是从非洲逃难回来的呢!好在北京的包容性强,比他症状严重的人也不在少数,而且大家都是自扫门前雪,没有人会为他的怪异之举莫名惊诧!

  他给人的感觉似乎总是走在潮流的前头,生怕落后了似的。

  譬如说,他搞定“大嫂”就是惊世骇俗之作。“大嫂”是他到大学之后不到一个月时间就搞定了的胜利果实,而那个时候我们的军训还没有完毕呢!他就和“大嫂”出双入对,甜甜蜜蜜地左拥右抱了,惹得别人好不羡慕。

  所有人都为他的惊世速度所折服,因此他又被冠以“情圣”称号。这样的称号对于他来说,应该不为过,要知道一个月的时间,我连班上的同学都还没有认全呢!即使有的家伙有那个泡妞的贼心,恐怕也没有那个能力和胆量。

  阿泰“情圣”声名在外,平时有不少人慕名来向他取经,还不是为了讨教一点恋爱的实战经验!

  阿泰也是来者不拒,一有听众就张开血盆大口,夸夸其谈,完全是一派学富五车、经验丰富的教授形象。至于他的那些经验之谈到底能起到多少的实际作用就很难保证了,反正如果能起到作用的话,那就得归功于阿泰的谆谆教诲;实在是不成功的话,那就是操作不当,那还需要继续努力。

  我曾问过阿泰,他的这些教程到底有多大作用,他说老弟,我也不蒙你,这些不过都是我的即兴之作,事在人为,我说的话也许一点用都没有,只不过给他们一点心理支撑而已。他们拿着鸡毛当令箭,说实话,没准还真能成呢!

  哦,原来是这样啊!那还不是等于白说吗?再说了,像这样教人恋爱的书,书店里多的是,能有什么实际效果?本来我还准备向他学习一点经验,照这样看来,是用不上了。

  不过俺都大二了,至今还是形单影只的,好不可怜哪!

  还是“大嫂”懂得体贴人,她看我孤孤单单的那副落寞神情,每天跟着阿泰欲言又止的样子,马上就猜透了我的心思,笑着对我说,过些日子介绍一个漂亮温柔的女生给你认识,到时候要好好把握。

  我当时还以为她不过是随便说说而已,因此也答得干脆,还笑眯眯地对她说:好啊!那就多谢“大嫂”啊!完事了我请客!

  没想到“大嫂”还真的没有骗我,过了不到一个星期,她打电话呼我到她那里去玩,说是要给我一个惊喜。我兴冲冲地跑去,果然发现她身边站着一个苗苗条条的女孩儿。心里不免一阵窃喜。

  “大嫂”满脸红光地介绍我和那个女孩认识,这个女孩儿就是梅子。“大嫂”塞给我两张电影票,朝我挤眉弄眼地打着暗号。

  我兴奋得简直都要跳起来了,不是我吹,梅子可是位标准的美女,看上去比“大嫂”还要多出三分姿色。哈哈,小弟我要走桃花运了,机会来也,不容错过啊!“大嫂”万岁!还是“大嫂”好啊,懂得成小弟之美。

  等我历尽千辛万苦把梅子搞到手的时候,阿泰和女朋友同居已经快半年了。有一天梅子被我拽着手羞答答地在湖边散步被阿泰和“大嫂”逮了个现行。

  阿泰嚷着要我请客,后来实在没有办法,只好赔进去了一顿火锅,算是作为对他们两口子的答谢之情。

  阿泰对于撮合我们两个成功很是得意,常常把我和梅子当成典型案例四处吹嘘,以此来证实自己的理论究竟是如何的高明和完善。我和梅子也懒得去拆他的台,随他说去好了,反正对我们也没什么损失。

  至于我是怎么把梅子搞到手的,中间的过程比较曲折复杂,不是三言两语就可以全部说完。

  那次看电影呢,也不过只是一个良好的开始而已。因为我很懂事,提前买好了水、橘子、瓜子,甚至还有纸巾,所以发挥的还算是比较出色。她呢,的确是相当温柔,我那时候还以为她是因为第一次和我约会,所以才那么保守那么文静那么淑女,到了后来渐渐了解了才知道那就是她的本色。

  初战告捷,不过是万

  里长征走完了第一步,以后的路还很长,必须要戒骄戒躁才行。情书是要写的,鲜花是要送的,甜言蜜语也是要把握时机说的,否则的话怎么能够轻轻松松就把别人追到手呢?

  不过,一般来说,追求女孩子都是先苦后甜的。拿我自己来说吧,虽然当初是下了不少功夫、费了不少心思,但是等梅子对我死心塌地之后,你不知道我的日子过得有多爽,整天有人嘘寒问暖地关心不说,身上穿的、嘴里吃的这些琐事哪一点需要自己操心,甚至连毛线衣都不用买了,她会一针一针地织给你,让你感动得热泪盈眶。

  女孩子的耐心可真够令人佩服的,一个纸鹤、一个星星地能折到你的心里面去,别看那些纸鹤不起眼,但是数量多了,也不是轻易就能完工的。要不你试试,折他几百个纸鹤,手上非起泡泡不可。

  我和梅子都有手机,沟通起来方便得很,现在的大学生,持有手机的占一半以上,像我们这样的“手机一族”一点都不值得大惊小怪。有时到半夜,我们还在进行文字上的交流,手机发出的绿光一闪一闪的,被宿舍的兄弟们喻为“跳动的鬼火”,经过和她的反复训练之后,我指间的功夫也变得十分了得。

  其实,短信聊天是一种很人性化的交流,既时尚又节省,适合于进行长时间的沟通,有的话在口头上不好表达,但是一旦变成了文字就显得是那样的顺理成章。

  我和梅子吃水不忘挖井人,对阿泰他们两口子从来都是相当敬重的,要是没有他们在中间牵线搭桥,我们又怎么能够在一起呢?所以我们四个人经常聚在一起谈谈心、交流交流,岂不也是很愉快的事情吗?

  只是阿泰和“大嫂”两个人住到外面去了之后,变得有些不方便了而已。主要是因为一般情况下,我们都是很少出去的,何况到他那里去还要坐公交车,未免有些麻烦。再说了没有经过别人同意和主人的邀请,我们怎么能够贸然前去呢!

  阿泰为人一向爽快大方,他把邀请我和梅子去他那里玩当成是很普通的事情,一呼即来。只是苦了“大嫂”,又要操心烧饭做菜了。好在有梅子帮忙,两个人一起下厨房,说说笑笑,倒也忙得不亦乐乎。不过,每次她们两个都要联合起来攻击我和阿泰,说我们好逸恶劳,不知道怜香惜玉。

  阿泰回过头来说,我也不是不愿意做饭,只是你不准我下厨罢了。

  阿泰此言不虚,他的确是下过厨房的。只可惜切出来的菜丝不成丝、块不成块、条不成条,看上去奇形怪状的,大嫂嘲笑地说他刀法精湛,能把菜切成那样也算是独一无二的了。这些都是外在的东西,不计较也罢,关键是他做出来的菜不是咸了就是淡了,实在是难以下咽。最绝的是有一次他做出来的猪血竟然将两个人的肚子全都吃坏了,为此连跑了两天厕所,问题出在猪血是生的!

  “大嫂”对此颇有微词,说他不会做菜也就罢了,每次还要将厨房弄得那么乱、那么脏,实在是没有办法忍受,有收拾残局的时间,还不如自己亲自动手算了。所以从那以后,她就不再指望阿泰下厨了。

  阿泰呢,从此也开始名正言顺地远离厨房了。而且每次还振振有词地为自己辩解:不是我不主动,是你自己不让我动手的啊!

  每次受到邀请,我和梅子去他们“家”里做客的时候,我们两个人的心里总觉得有一股很奇妙的感觉,而这种感觉是没有办法完全说得清楚的。梅子总忍不住朝他们的厨房里瞅,我总是忍不住往他们俩的大床上瞧:这两个家伙晚上是分居还是同居呢?当然,这个问题也只能在自己的心里嘀咕嘀咕,根本就没有办法问出口。

  要说呢,阿泰这家伙真的很有福气,女朋友出落得十分水灵、乖巧、听话不说,就是同居了,还被誉为是大学同居的榜样,惹得不少人羡慕。

  酒过三巡之后,我端起杯子由衷地赞叹阿泰不愧是情圣,做什么事情都是首屈一指,真是让人佩服。

  阿泰很腼腆而谦虚地一笑:“老弟,你真是少见多怪呀!前有古人,后有来者,你这话说得有点离谱!”

  的确如此,要论同居,阿泰的确不是大学校园里的始作俑者,更不会是最后一位。不过,他们小夫妻生活的质量还是有目共睹的,让我看着都眼馋。

  阿泰一眼就看穿了我那可怜而委琐的心事,于是转过头去对梅子说:“弟妹,其实你们关系这么好,完全可以和我们一样的嘛!”

  被阿泰称为弟妹,梅子觉得很不好意思,脸一下子红到了脖子根。

  说实话,我是很想试一试同居究竟是怎样一种感觉的,但是又不敢贸然行动,要知道同居也并不是每一个人都能够玩得起的。我们和阿泰不一样,他向来是先锋人物,敢作敢当,我们哪里有他那么洒脱啊。

  但是我还是觉得阿泰说的对:同居是双方共同的事情,应该顺其自然,如果感情发展到一定程度,同居也未尝不可。

  而且同居能检验双方相爱的程度,加深彼此之间的感情。再者,同居也可以算作是一种模拟婚姻,就像是通往教堂的基石。两个人通过住在一起,共同解决生活中的种种难题,能不断增进了解。只要有良好的感情基础和足够的经济实力,互相间保持一份尊重与关怀,同居就不该遭到反对。

  好家伙,自己同居了也就罢了,还要鼓动别人去走这样的钢丝!

  榜样的作用是无穷的,梅子受了我的鼓动之后,也没有觉得特别的反感,再说,看看阿泰和大嫂的幸福生活,对我们来说也是一个不小的诱惑啊。她犹豫了一番,最后还是向我点了点头。

  房子是阿泰帮忙找的,就在他们家的楼上,这家伙平时可真是个有心人啊。不过这样也好,大家住到一块儿,有空的时候还可以常来串串门什么的,就是来个把小蟊贼的话,也好相互有个照应。

  阿泰这家伙也真够仗义的,完全把我们的事当成了自己的事,我们也几乎没有花费太大的力气就圆满地解决了问题。

  也许是刚住到一起不久,我们的兴奋感还没有完全褪去,所以我和梅子之间没有发生过什么矛盾。倒是阿泰和大嫂的同居生活出人意料地陷入了困境。

  开始的时候,我们也只是发现他们两个人之间不大对劲,到楼下串门的时候,静下心来仔细观察就会发现,阿泰和“大嫂”居然从我们进门到最后离开没有说过一句话!小两口闹矛盾了?我头脑中立刻出现多个问号,你看,两个人紧绷着脸,像一对仇人似的。

  看来,这两个家伙已经进入冷战状态了。

  这还不是最严重的,没过多久,我们竟然深夜听见了楼下摔花瓶的声音。“哐啷”,清脆的声响划破了夜空的宁静。

  其实,他们的关系紧张,我们也跟着提心吊胆,因为是友谊关系,我也不希望他们闹得不愉快,这样对谁都没有好处,因为日子还是要继续下去的嘛!

  我甚至想过要下去劝慰劝慰他们,但是一想到清官难断家务事,他们也许只不过是闹闹矛盾而已,说不定我上场了,反而把矛盾扩大化,到时候弄砸了可就不好!这样想来,我和梅子还是冷静地旁观比较好。

  有时候在安静的夜晚,站在窗口,听着楼下的声音,每一次激烈的响声都让我和梅子的神经绷紧一次,要知道他们的今天很有可能就是我们的明天哪!我们能不担心吗?

  有时候和阿泰单独在一起的时候,我也会给他敲敲边鼓,做大哥的要做好榜样嘛,既然被尊为情圣,自然首先得处理好自己的问题了。其实两个人闹矛盾,只要互相低个头也就没事了,有什么大不了的呢!大男人嘛,发扬点风格,讲点素质不就行了吗?阿泰默不作声,把心里话全都埋藏在自己的心里,就是不愿意吐出半个字。

  我和梅子还曾经怀疑是不是他们中的哪个家伙花心,所以才搞得两个人剑拔弩张的。但是经过反复观察发现,这种情况存在的可能性几乎为零,如果说他们两个谁存在红杏出墙的行为,我们不可能连一点迹象也没注意到。

  那段时间,阿泰经常愁眉苦脸地跑到我们上面来串门。梅子很懂事,他只要一上来,就赶紧给他端茶倒水,我问他怎么了?他说没什么,就是俩人闹了点矛盾。

  梅子看他们两个都成这样了,也觉得挺揪心,她担心地对我说:“如果我们有一天也像他们现在这样,那可怎么是好?”

  这个问题我真的没有办法回答,根据我们目前的经济状况,在不出意外的情况下,我们还可以支撑一年左右。但是据我估计随着时间的推移,最重要的麻烦可能还是来自感情上的危机,要警惕啊!

  不过,我们做梦也没想到他们这对模范“夫妻”居然会分手。

  楼下人去室空,阿泰和“大嫂”各奔东西的时候,我们才明白过来:阿泰的感情总算是崩溃了。

  这是在我们的眼皮底下失去的一份感情,我们不免感到惋惜。说实话,阿泰和他女友当初的感情跟我和梅子相比似乎还要亲密,但是最亲密的关系也还是经不起时间的折腾啊!唉!

  我和梅子分开去帮他们两个人搬家,也试图再做一次撮合他们的尝试。我们反复地对他们说要冷静,要经受得起时间的考验,不要一时头脑糊涂,到时候后悔就来不及了。

  他们哪里还听得进我们的话,一半是因为叛逆,一半是因为灰心和伤感,或者是因为同居生活给他们带来了太多的伤害吧!所以他们才分开得这样坚决。

  当一个季度快要下来,房租即将到期的时候,我和梅子都没有继续再租住下去的信念了,因为我们都不想让这份感情过早地凋零。

  梅子怕伤害我的自尊,还专门挑了一个晴朗的天气跟我说出了她的想法,那一天我的心情不错。其实,我也是这样想的,为了慎重起见,我们还是不要这么早就同居的好,否则到了最后免不了有人要受到伤害,于是我们退了房子,重新回归到了集体宿舍。

  结束同居生活之后,我们都感觉一身轻松,那种担惊受怕的日子一去不复返了,还是这样好,大家纯纯地在一起,不用去想那么多复杂的事情,脑子里面也能清醒很多。

  阿泰奇怪地问我是不是和梅子解体了?我告诉他我们的同居生活是解体了,但是我们却把感情重新保鲜了起来。

  补牢,为时未晚,我帮你去探探口风,你自己争取吧!

  好在“大嫂”也没有忘记阿泰,她说自己也并不是不爱他了,只是受不了他那个臭脾气。

  看着他们俩重回恩爱的样子,我和梅子也打心眼里高兴,我们也算是还他们一个人情,从中撮合他们两口子复合有功啊。

  这回可不能便宜了阿泰这小子,一定要让他请客。阿泰被我逼迫得没有办法,只好答应:好!好!好!

  坐在四川火锅店内,我满头大汗,举起酒杯朗声问阿泰:大哥,你和“大嫂”今后是打算同居还是分居啊?

  “大嫂”瞅我一眼说我不懂事,当着这么多人怎么能这样明目张胆地讨论这等问题!

  阿泰叹口气说:我们也想清楚了,还是向你们学习吧!为了保证我和你“大嫂”的爱情之树常青,我看大家还是叶落归根,继续待在宿舍里过集体生活好了。虽然说,同居生活也有舒服的时候,但是比较起来,压力和弊端也不小啊!我情圣今年已经21岁了,可不想再承受一次精神打击!

  “大嫂”不服气,说:谁给你打击了?你自己打击别人还差不多!别喝那么多酒,待会儿醉了,别又故意给我耍酒疯。

  哈哈哈……

  我们的聚会在快乐的氛围里谢幕。

  经过这样的亲身体会之后,我们对同居生活算是深有感悟了。同居对不谙就里的我们来说,既是一个巨大的诱惑,又是一个无底的深渊,咱们如果没有那个金刚钻的话,就绝对不要去揽那种瓷器活儿。

分享:
标签: 大学生同居 | 收藏
参考资料:
[1] 男生口述:大学同居生活 踩着钢丝跳舞 http://info.psychcn.com//psylife/201110/2549858102.shtml
百科的文章(含所附图片)系由网友上传,如果涉嫌侵权,请与客服联系,我们将按照法律之相关规定及时进行处理。如需转载,请注明来源于www.baike.com